“手提电话”要去产能 转型生产“智能手机”

 新闻中心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06 00:51

谢鲁江打比方解读“十三五”规划

政府工作报告里,用了相当大的篇幅阐释了“十三五”规划及其中有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“创新驱动”等内容。这些经济性名词究竟隐含着哪些含义?这些来自顶层的改革,又会对普通民众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呢?本报记者对话中央党校教授谢鲁江,听经济专家用“手机”、“收入”、“大飞机”等最浅显易懂的语言为我们解释“高大上”的“十三五”规划。

文/广州日报记者贺涵甫、赵琳琳

供给侧结构性改革:

要“智能机”,不要“手提电话”

记者: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最紧迫的任务就是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或许对于部分普通民众来说,这个经济性名词还比较抽象,能否结合政府工作报告对此做一个比较直观的解读?

谢鲁江:我们一直讲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,是经济学最核心的两大问题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我认为主要强调的就是对生产力的改革和激发。

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要提升的生产力,是要生产出更多符合人民消费生活需要的产品,同时淘汰掉已经不符合经济发展要求的落后产能。就以手机为例,过去我们使用的只用来打电话、发短信的老款手机,在当时已经“产能过剩”,很多手机卖不动了。但苹果做了什么?它用高科技赋予了手机新的定义——上网、购物、定位……普通手机变成了一台综合的智能移动终端,当实现了这种形式的生产力提升,你再去看如今的手机市场,更新和火爆程度哪有“饱和”需要“去产能”的迹象?

记者:如何发展新的生产力?

谢鲁江:改革开放初期,我们提出“解放生产力”,那是因为当时的生产力由于体制、机制束缚等原因,无法得到很好的释放。我们当时改革的举措,就是为生产力松绑。经过约三十年的改革,当初比较初级低端的生产力动能已经接近释放殆尽,我们亟须新的经济增长点——不是一味依赖劳动密集型或粗放型的产业,而是需要创新、有高科技内涵的产能。

高铁、飞机:

“未来发展的空间,必须进入”

记者:您所谓的“往中高端方向努力”,是否有具体的例子?

谢鲁江:最直观的就是我们已经颇具规模的大飞机项目。过去,说到要买飞机,不是美国的波音就是欧洲的空客,这是美欧发达国家的固有市场,我们一直扮演着这个市场中买家的角色,而现在,我们自己也想在这个市场中分得一杯羹了。

据有关方面分析预测,我国今后一段时间里对民航飞机的需求量估计在4000架左右。换在以前,这4000架飞机肯定是向这两家公司购买的。现在,我们可以买自己的,甚至可以把这些飞机出口,争夺海外市场。这就是产业的“中高端方向”。一旦确定了方向,与之有相关性的其他行业都会被带动起来,这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是无法估量的。有的高校还会增设相关课程,长期培养这方面的人才。而对广大学生来说,他们也有了新的专业方向,对扩大招生、促进就业也是大有裨益的。

不过,这些愿景的实现有个前提——就是生产力必须过关,我们的产品必须得到市场的认可。

对于像飞机制造这样的高精尖项目,我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努力。

创新的核心:保护创新者获得的合法回报

记者:迈向“中高端方向”,有什么具体步骤吗?

谢鲁江:关键是大力推动创新。有人统计说,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创新多达61次。首先是培育社会创新的积极性,其次是让企业成为创新的主体,还有就是建立国家级的制造业创新平台,等等。但最重要的还是第一步,培育社会的创新精神,激发创新的积极性。要用制度确保创新者得到的回报,充分肯定创新者对社会作出的贡献。像比尔盖茨就是很好的例子,他因为创新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但不能只看到他成功后的财富和名誉,就有“他吃肉我也要吃肉”的想法。对照他为创新所付出的努力,这些成功是应得的,并应该受到保护,这才是对创新者的最大尊重。

记者:这就是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比较通俗的解释吧?

谢鲁江:是的。今天的中国在思考经济发展方向时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顾虑。这些顾虑的来源,其实就是我们过分想把一件事情做到“完美”。比如,我们要求经济改革能同时解决效率问题,又让企业有活路,还要解决公平问题,让大家收入都一样,这实在是难度太大了。而我们这个节点最紧迫的任务,就是解决生产力的问题。

至于说贫富差距等问题,这需要逐步解决——只有造出更大的蛋糕,每个人才有得吃。没有蛋糕,任何分法都是徒劳的。如果不让创新者富起来,谁还会去创新?一个天天坐着没事干的人,要求和另一个埋头苦干搞科研搞创新的人收入一样,这也不公平。当生产力发展了,我们再着力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。比如,可以通过反垄断法、税收等经济杠杆维护社会二次分配的公平。

迈向高收入:

经济政策

将适应改变

记者:“十三五”规划里,还有哪些愿景值得万众期待?

谢鲁江:老百姓(603883,股吧)最关心,也感受最直接的就是收入问题。当前我国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大约是7000美元左右,根据政府工作报告,到“十三五”结束的时候,这个数字要达到人均10000美元以上,这就已经进入了高收入国家的行列。

那么,和高收入相配套的经济政策肯定和现有的不一样,而且这中间还要避免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

所以,在政府工作报告中,对深化改革的意愿非常强烈,比如国企怎么改?政府的宏观调控怎样更好地与市场衔接?推行职业化的经理人选聘制度到底怎么落实?等等。转变经济增长方式,正是“十三五”的一个重要抓手。

上一篇:茂业通信股东一致行动人增持620万股 下一篇:没有了